金融开放:外资险企大有可为

1919年,年仅27岁的科尼利厄斯•范德•史带(C. V. Starr)在上海租赁了两间门面“创业”,成立了友邦的前身。

数十载后的1992年,友邦保险重回上海,一位20世纪40年代在友邦工作的内地老员工饱含深情地称其为“回老家”。

这家以“改革开放后最早一批获发个人人身保险业务营业执照的非本土保险机构之一”而闻名的外企,由此开启了在“故里”中国的崭新征途。

“金融业扩大开放是进一步提升中国金融市场国际竞争力的一项重要举措,中国包容、开放、纳新的政策环境赋予了友邦更大的发展机遇和成长空间。我们相信外资寿险公司在中国内地市场的未来发展大有可为。”6月15日,友邦人寿CEO张晓宇在上海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这样说道。

伫立于上海外滩的友邦大厦外景

“保险业开放见证者、亲历者,更是受益者”

友邦的发展之路,浓缩了上海作为中国经济中心城市的蓬勃腾飞历程,也见证了中国金融开放之路的启程、发展以及持续深入。

“我们是中国保险业开放见证者、亲历者,更是受益者。”张晓宇说。

2001年12月,国务院颁布《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为入世后保险业开放奠定法规基础。

2004年12月,外资寿险公司获准提供健康险、团体险和养老金/年金险业务;取消对设立外资保险机构的地域限制,放宽合资保险经纪公司的外资股比;寿险方面除外资持股不超过50%及设立条件限制外,对外资没有其他限制。

2004年后,随着国内保险市场扩大,外资保险机构或金融集团进入中国保险业的数量持续增加。尤其是在2012年,中美双方发布《关于加强中美经济关系的联合情况说明》,对外资开放交强险(占当时国内财产险的70%)后,外资保险集团在国内的资产与保费收入等方面较此前都有了较大幅度的增长。

自2018年开始,我国加速金融业开放的步伐。

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人身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放宽至51%,3年以后不再设限。”这打破了

外商在我国境内投资股比不能超过50%的比例限制。

2019年7月,国务院金融委办公室宣布推出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取消了外资保险公司30年经营年限的准入条件要求,并将外资股比不再设限的过渡期时间由原定的2021年提前到了2020年1月1日。

2020年1月1日,过渡期结束,外资保险公司可以在国内100%独资经营。

2020年6月,友邦人寿成为中国内地首家获批的外资独资人身保险公司。8月的揭牌仪式上,上海市副市长吴清说道:“未来,上海将积极把握国家深化金融开放的机遇,为包括友邦在内的中外金融机构创造更优的营商环境;也衷心希望友邦能够继续参加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共享中国经济新一轮的高质量发展红利。

7个月完成“分改子”,显示政府效率提升

“回老家”后的友邦保险,以上海为大本营,逐步在广东、深圳、北京、江苏、天津和石家庄建设分支机构。

2021年4月22日,友邦人寿四川分公司正式揭牌开业。四川成为友邦“分改子”获得独立法人资格后拓展的首个省份。

什么是“分改子”?简单而言就是把分公司变为子公司,但其中的意义远不止于此。“以前,友邦在内地的经营是以分公司形式进行的,完成‘分改子’后,友邦人寿以独立法人身份在内地经营,这对于我们在经营范围、管理方式、投资渠道等多个领域都具有突破性的意义和价值。”张晓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为什么要改?据张晓宇介绍,“分改子”之前,友邦在中国内地的治理与运营组织架构由于存在多重报表要求及在资金使用、投资管理和合同执行上的诸多限制,造成较高的行政管理与运营成本。而改为子公司后,极大便利了公司统一管理中国内地的所有业务,通过共享运营平台,取得进一步规模效应以提升运营效率,同时也有助于在企业文化、风险管理,以及优质服务的提供中保持统一高效。此外,作为独立法人的友邦人寿还有机会拓展新的投资渠道,例如不动产投资、私募股权投资等。

据张晓宇回忆,当时由于友邦人寿的改建属中国内地人身险行业首次,且虽有多年前外资财产险公司改建先例作为参考,但因当年适用的部分制度条款如今已不再继续适用,需要寻求新的解决路径。

“上海市政府、市税务局、市金融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等政府监管部门了解情况后,专门针对我公司改建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进行了专业指导并为此进行多方协调,提出了创新解决方案,且在办理流程上予以简化,大大降低了项目落实难度,协助加速推进项目实施。”张晓宇说,“‘分改子’的工作特别复杂,我们当时预估能年内完成就已经是很快了,没想到挂牌只用了7个月时间。上海的营商环境实在是太好了,令我们非常感动。可以说,友邦人寿‘分改子’的案例充分体现了政府效率的提升,以及中国金融保险开放政策的不断深化。

上海陆家嘴是众多跨国金融机构的聚集地。摄影:《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宋杰

“下一站”加速布局,持续看好内地保险市场

2020年,友邦人寿总加权保费收入(TWPI)及税后营运溢利(OPAT)分别实现了17%和14%的同比增长。

目前,友邦人寿布局全国市场的步伐正在加速进行。张晓宇表示,下一步,机构设置的选择将会瞄准经济活跃、保险人才供给充足的地区。

张晓宇介绍,2021年以及未来的中国保险市场挑战与机遇并存。一方面,随着中国人均GDP连续两年达到1万美元,民众对于保险的重视程度与观念正在发生改变。同时,疫情进一步激发了民众的健康保障需求,令保险市场的未来发展具备更大的潜力和空间。另一方面,客户对保障产品与服务的需求愈发呈现多元化、个性化趋势。随着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寿险公司通过粗放式经营、跑马圈地式的扩张抢占市场的传统打法已经无法适应当下的客户需求与市场环境。

他认为,如何通过客户驱动的革新,实现自身的“高质量发展”转型,成为寿险公司是否能够克服挑战、把握机遇的关键。

“随着外资持股人身保险公司比例的放开,外资进入寿险业的组织形式更加灵活,这极大地提升了外资寿险公司经营的灵活度与自由度,有助于提高包括友邦在内的外资寿险公司在中国内地保险市场的发展动力。我们对金融开放的前景和成果充满信心。”张晓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