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商投资的首选地为何是上海?

位于上海打浦桥的麦当劳餐厅一到饭点,就有一批身着红色制服的麦乐送员工开始忙碌地取餐送餐。这里是全国麦当劳订餐小时单量最高的餐厅,在全球麦当劳门店里它也排在第二位。

生意火爆之外,上海也是麦当劳的“试验场”。2007年这家来自美国的餐饮巨头把麦乐送服务率先在上海落地,当时饿了么等外卖平台还没上线,外卖也没有像如今这样普及。2009年,麦咖啡就已经率先出现在上海,现在上海已经是麦当劳咖啡业务渗透率最高的城市。


6月25日,麦当劳上海第300家门店在陆家嘴商圈开业,这家门店作为“未来风格旗舰店”也是一个创新概念,门店采用简约现代的工业风设计,还配置了一个颇具网红打卡潜力的标志性黄色旋转楼梯。这距离麦当劳1994年在上海淮海路开设第一家门店已经过去了27年。在这段时间里,麦当劳把中国总部从香港搬到了上海,并且在这里落地了诸多创新业务并推向全国。


“麦当劳在上海开出第一个100家门店时花了16年,现在第3个100家门店只用了3年。我们赶上了上海高速发展的快车道。”麦当劳上海市场高级总经理罗伟对界面新闻说。“这里优越的营商环境、居民消费水平以及包容开放的商业活力,让麦当劳对在上海市场的发展颇有信心。”


不止是麦当劳,上海是当之无愧的外商在中国投资的首选城市。即使是2020年疫情爆发后,上海的外商投资仍然逆势增长。据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上海的跨国公司地区总部接近800家,跨国公司研发中心接近500家,两项指标稳居全国首位;今年1月至4月,上海新设外资企业数、合同外资和实际使用外资也实现“三增长”。对于不少跨国企业来说,上海是重要的新模式“试验田”。自1998年在上海开设了中国内地的第一家商场以来,和麦当劳一样,瑞典家居巨头宜家就把不少“第一次”放在了上海市场。


2020年,宜家中国首家小型商场和首家城市店分别落户上海杨浦区和静安区。宜家的静安城市店(Ikea City)是中国市场也是全球的第一个Ikea City。该门店位于上海市最热闹的静安寺商圈,无论是周边交通、商业繁华度和开放度都满足宜家开出城市店的需求。而就在不久前,宜家上海徐汇商场也启动了自其开业以来最具革新性的大型改造工程,据宜家对界面新闻透露,这个开业23年的商场在改造后,将成为宜家全球首个全新商场设计面世。“中国是宜家全球最为重要的市场之一,上海市各级政府推动营商环境不断改善、创造市场机遇的决心和行动力,坚定了宜家在上海市场不断积极探索新业务模式的信心,这也意味着上海在宜家业务创新过程中一直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宜家中国对界面新闻说。


从今年五五购物节的表现来看,你也能更直观地感受到上海消费活力和营商环境的活跃。界面新闻曾报道,自第二届“五五购物节”于5月1日启动以来,成绩卓然,各方面数据都显示出上海消费市场的巨大潜力和强大吸引力。启动首日,上海地区消费支付实时金额提前1小时46分钟突破去年消费规模,同时段同比上升了11%。


“五一”期间,全市线下发生消费196.5亿元,同比增30.4%。全市接待游客1688.9万人次,同比增长138.9%,外来旅客到沪消费占全市线下消费比重达到34.9%。5月1日至15日,全市实现网络零售额616.9亿元,同比增长12.8%;全市线下累计消费1210.5亿元,同比增长10.4%。


上海开放包容的营商环境与消费潜力也是城市软实力的体现。上海市市长龚正分析称,上海之所以能成为外商投资的首选地,除了城市能级与核心竞争力的提高,很重要的原因是上海的营商环境不断改善,城市韧性不断增强。比如疫情防控,上海以快速、精准、科学的措施,做到了“在陶瓷店里抓老鼠”,这些都是城市软实力的一部分。此外,上海政府提出“一网通办”之后,对商家快速扩张也有了很大帮助。罗伟称,在过去给新开的麦当劳餐厅办理营业执照或许需要15天左右的时间,如今在“一网通办”政策之下,缩短到了2-3天。


在上海软实力的保障下,即使是后疫情时代,外商们依然对上海充满信心。“上海政府部门每年会拜访分公司的总经理,询问能够提供哪些帮助。”欧莱雅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安巩说,在他任职的42年间, “上海是全球唯一可以做到这一点的城市。”


这家化妆品巨头也在今年正式将上海升级为集团在北亚区的核心。今年3月29日,欧莱雅北亚区总裁兼中国首席执行官的费博瑞透露,集团将成立全新的地域架构,中日韩三地将形成“美妆黄金三角”,创造区域内协同增值效应,而上海则成为以中日韩为核心的北亚区新总部。

百事公司大中华区食品业务高级副总裁兼总经理谢长安在活动中表示,疫情没有改变百事对中国市场的信心,“一直以来我们都受惠于上海的优质人才环境、良好营商环境,未来我们也将进一步扩大在工厂、供应链、本地人才、本地创新等方面的投资。”就在今年1月15日的上海市首批外资项目集中签约仪式上,百事食品大中华区就在现场签约了总部增能项目,将大中华区总部正式设立在了上海。


越来越多的外商看到了上海作为核心的区域带动效应。食品巨头亿滋就对界面新闻表示,公司将大中华区总部设在上海,并以上海为基点,在长三角地区投资建设了两个全球领先的工厂、一个国际级的饼干研发中心并配有区域物流中心,不仅服务于中国本土市场,还溢出服务全球。进博会连续数年在上海的成功举办,同样是包括亿滋在内的外商对上海当地充满信心的原因之一。


亿滋中国对界面新闻表示,作为进博会的参与者、亲历者和见证者,他们对在沪在华发展充满了信心;并且也切身感受到上海各级各部门抓牢发展要务不放松、不断改善营商环境、加大力度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提升投资和贸易的自由化便利化的等等努力。除了知名跨国巨头,还有很多海外的新锐品牌在进入中国时,将首个落脚点放在上海。首入中国市场的品牌们,扎根上海的首店比例为14.3%。而在2020年全年,上海共引入各类首店909家,其中中国首店就达到了118家。


比如日本著名生活方式集合店LOFT,就在去年7月开出上海及中国内地首店,选址上海徐家汇的美罗城,这也是LOFT第一次在海外市场开出直营店。除了日本本土的门店,LOFT此前的泰国的海外门店采取的是加盟模式。在LOFT执行董事、海外事业部部长庄野桂一郎看来,中国商业的中心是上海,而LOFT的客户、进货方也都表示,大多数公司都在上海都有设立业务分部。


在LOFT之前,日本服装连锁Niko And…也在2019年将中国内地首店定在了上海的淮海中路商圈,同处于该商圈的首店还有美国快餐连锁Popeyes、知名汉堡品牌Five Guys,以及中国市场最大的无印良品旗舰店MUJI淮海755。而在另外一个热门商圈南京西路,2020年就引入了91家首店进驻。很多大公司也将新品放在上海进行首发。在五五购物节期间,多个外资品牌选择在中国,尤其是上海首发新品或举办首展。


在消费餐饮行业也是如此。此前,麦当劳的一款尝试性产品低卡轻食“轻盈夏巴特系列”和首次植物肉领域的尝试“植造厚制早餐肉系列”也都是在上海首发。作为需要一定市场教育程度的轻食和植物肉产品,上海消费者对其认知以及较为先进的消费理念,为麦当劳这样的巨头尝试性推出新品时提供了更据空间的市场。


罗伟对界面新闻透露,从全国门店的表现来看,上海消费者对于新品有着极高的尝新热情。上海市场也是全国牛肉类汉堡销售最好的城市,尤其是高端产品线安格斯牛肉汉堡。而这次推出的“半鸡”产品在上海市场的反应也超出了麦当劳的预期,这款产品就是顺应“夜间经济”的流行而推出的。


在更多的夜间市集上,上海“夜间经济”的繁荣则更直观。在今年的五五购物节期间,安义夜巷在静安嘉里中心回归,今年参与安义夜巷的商户中有约80%是新加入的,主要搜罗的是上海的小众精品商铺,其中不乏一些知名网红店。夜间经济也是扩大内需、加速畅通消费“内循环”的重要方式,夜间消费也是上海在五五购物节期间主打的板块之一。在这座城市,似乎永远充满着机遇。上海的原有商圈正在不断升级改造,除了南京路步行街东扩之外,如徐家汇商圈中港汇恒隆广场已经升级完成,附近的第六百货也即将开始升级。此外,上海特有的里弄文化催生了社区商业形态的发展,而前滩、5大新城和自贸区等区域,也有着极大的市场潜力。“麦当劳在上海的门店数量不会有上限。”罗伟说,“目前上海麦当劳门店数量已经超过了品牌认知度同样极高的中国香港,而下一个100家麦当劳上海门店的速度只会比过去更快。”